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穿梭梦中的星船_ 第17章 17.觉醒与爆发-

时间:2021-04-05 17: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雪夜过客小说穿梭梦中的星船 第17章 17.觉醒与爆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路卡瞪大了眼睛,一道红光闪过,那是多普琉斯手中长剑正向自己挥砍过来。

    路卡赶忙支起手中的长虹贯日枪抵挡。“叮”的一声轻响两件兵器就那么碰撞在一起。面对那势大力沉的雷霆万钧之力,路卡已经感到无力招架,他咬牙坚持,但自己体力到了极限。

    路卡努力抽身躲闪,下落的“嗜血剑”斩落到地上,一声巨响,沙石飞溅,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围观的人们都被这股神力给惊住了。

    路卡好不容易熬过这一招,但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召唤新的神兽,也没有力气去用魔法了。他感到自己虚弱得厉害,手脚开始发麻。

    就在路卡走神的一刹那,多普琉斯近攻到身前,如此快的速度让已经到极限的路卡猝不及防,他张大嘴还没等叫出声来,已经被多普琉斯一脚踢出数十米远,地上留出两条又长又深的土迹。

    再看路卡,他已经直直地撞到了两层石头房子的墙壁上,背后的石壁被他硬生生地撞出一个弧形的坑。如果只是凡夫俗子的话此刻应当已经粉身碎骨,气绝身亡了。但路卡是神族,即使如此,现在的路卡也已经身负重伤,没有能力再战了。

    倔强不肯认输是眼前这名看似平和温柔的青年性格中的一大特点。他依旧拄着手中闪着绿光的长枪要重新站起来。

    “路卡!你不能再打了!”萧雨这时已经跑到了自己朋友的身前。

    “萧雨,你快让开,你来这只有送死的份儿。”路卡努力的推着萧雨,但此时的萧雨却纹丝不动。

    “你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能再打了!”萧雨着急的重复着刚才的话。

    话音未落,路卡只觉得萧雨身前一道红光疾驰而来,夹杂着呼啸风声,他大呼一声:“快闪开!”用尽全力将萧雨推开。

    而自己则再次被多普琉斯给重重地踹到了墙上,这次的力量较上次更加沉重,路卡身后传来了石头碎裂的声音,不时有石头碎片自房屋上方砸落下来,落在路卡身旁。

    那雷霆万钧之力作用在路卡那瘦弱的身躯上,他已经无法在支撑了,只见他满身是血,嘴里不时往外吐着血水,原本坚毅的眼神此时已经有些无神了。

    萧雨看到路卡的惨状,心中的惊恐与愤怒混杂在一起,他的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存在,只见他浑身颤抖着,牙齿咬地咯咯作响。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此刻能做什么,冲上去跟眼前的恶魔搏斗,原本手中的铁剑此时早已不知扔哪里了,再说他连剑都从来没有挥过,那只是徒劳,无异于送死。此刻,他只是觉着自己是那么渺小,那么的脆弱,他在这个世界中最重要的朋友眼看就要没命,他却只能在这里眼巴巴的看着。

    格里菲斯,萧雨已经对他没有任何指望,他不明白这个世界的骑士精神到底是什么。但朋友有难,不应当挺身而出吗?

    萧雨再看向路卡,他已经被多普琉斯一只手给拎了起来,这时的路卡如同没有骨架一般瘫软无力,浑身是血,血水已经顺着脚趾“嘀嗒嘀嗒”地滴在了地上,他眼睛已静没有了神采,他望着萧雨,还想努力的留给萧雨一个微笑,但看样子是做不到了。

    眼前的凄惨景象已经深深地刺激到了萧雨。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头“嗡嗡”直响,然后眼前一片漆黑,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没有时空概念的漆黑世界。他抬起头,无论哪个方向都是漆黑的虚无,只有自己脚下有一片白亮的圆圈。他似乎听到了滴水的声音,那只是一瞬,然后关于自己的很多场景如幻灯片一样在眼前一张张闪过,现在的、过去的、今生的、前世的、很多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好似正在回添他的大脑,他想流泪,但又不知道为什么。

    就在此时,他好似听到了一个人的呼唤,那不是蕾莉娅的声音,蕾莉娅的声音明朗悦耳,如山间的小溪,而这个声音更加温暖柔和,就像明媚温暖的阳光。

    萧雨四下里寻找声音的来源,这时一位身穿华服的的绝美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她面容慈祥和蔼,散发着温暖的光辉。萧雨觉得眼前的人格外熟悉,缺一时想不起对方的名字。

    “齐格,我的孩子……”那位华服美女开口了。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齐格?”萧雨不解的问。

    “我的名字叫莉丝,数十万年来我一直守护着这片大陆……齐格是你在这个世界的名字……”

    “我叫齐格,而你是……你是大地之母……”

    “是的,我是大地之母,万物生灵的母亲。”

    “莉丝,我的朋友……我的朋友路卡有危险……请您救救他……他是个好人,是个忠诚的朋友……”

    “我是来救他的,他也是我的孩子之一……”

    “真的吗?但你要怎么去救他。”

    “唤醒你体内沉睡的力量,用你的力量去战胜邪魔,拯救同伴,因为你是兰凯家最后的血脉……”

    “我的力量……兰凯家最后的血脉……莉丝,不管怎样请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你曾经是这片大陆上最伟大的战士之一,只有你能召唤风言剑,只有那把剑可以助你斩妖除魔。”

    “那我如何召唤风言剑?……难道说就像路卡召唤出长虹路日枪一样!”

    “风卷残云,霞光万里。龙战星野,鹰击九霄。我以大地之母莉丝的名义起誓,我的长剑只为世间正义之事挥砍,我的坚盾只护佑良善之民……”

    萧雨跟随着莉丝的咒语轻声地重复。萧雨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下意识的做着一个胸前合十的动作,只觉得一股很奇特的感觉从全身急窜到手心,然后幻化成了什么。

    他睁开眼时,看到自己手心里出现一把长剑,这把长剑泛着蓝色的光芒,剑柄较长,可以双手持握,它上面雕刻的纹路奇特而华丽,展现出一种类似于展翅高飞的鹰隼的图腾画面。而泛着冰蓝色光芒的刀刃上有他从没见过的文字符号若隐若现。

    原本准备对路卡进行最后一击的多普琉斯突然定立住了,他感受到了身后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正在出现,他望了一眼萧雨,右手紧接着就松开了,路卡像没有骨架一般摔到地上,无力地躺下,此刻路卡的眼神更显涣散了。

    多普琉斯那高大的身躯已经完全面向了萧雨,两人就在夜幕下相持了片刻,远远望去两人的身形就像一个成年男子跟一名婴孩儿。

    多普琉斯嘴里发出嘶嘶低吼,口鼻中喷出一股让人作呕的热气。他那如同来自地狱般的牛眼死死地盯着萧雨眼中的那把散发着冰蓝光辉的长剑,那是无尽的仇恨,但却夹杂着些许惧怕。

    片刻之后,多普琉斯大笑一声,便开口说话了,那声音犹如来自地狱一般:“我认识这把剑,它是属于兰凯家族的.......我痛恨这把剑,是它让我跌入无尽深渊……我曾经发誓,杀死每一个拿着这把剑的兰凯家的人。”

    萧雨看了看手中闪着蓝色光芒的长剑,那冰蓝的光芒让他心旷神怡,有种说不出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自脚下的大地涌入全身,随之精神为之一振。

    萧雨只感觉此时的自己底气十足,信心满满,笑着说:“魔鬼,要取我的性命,那你来试一试就知道了!”

    萧雨发现自己根本不用去想如何用剑,那风言剑就像有灵性一般,与自己浑然一体,此刻的他已经是齐格皇子了。萧雨飞身举剑向多普琉斯的心头刺去,速度快如流星,多普琉斯双翅一挥,飞向半空,躲过一招。

    萧雨抬头望向多普琉斯,只见这个怪物已经展开双翅擦着地面就向萧雨攻杀了过来,而风言宝剑好似要保护它的主人一般,带起萧雨就向半空跃起,这一跃足有十多米高。萧雨心中倍感精奇,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弹跳力,这一切比做跳楼机都要刺激。

    “齐格,你能做到的!”莉丝的声音在萧雨耳边出现。

    萧雨暗自点头,他顾不上多想了,他明白要保住自己跟路卡的性命就只有跟眼前的怪物决一胜负。

    萧雨自半空双手举剑,高高跃下,向多普琉斯的头顶砍下。

    只听“叮”的一声,多普琉斯横起剑身凌空招架。

    这招刚完,萧雨身形变得更加快速。收剑一个转身第二招就已经杀到,正中多普琉斯的前胸,一道偌大的口子就这么被硬生生划开,瞬时血如泉涌。

    多普琉斯感胸疼痛难忍,发出了野兽般凄惨的嚎叫,他挥起重剑再向萧雨的左肩斜砍下来。他的挥剑速度并没有因为自身硕大的体形而给人丝毫笨拙之感,反而灵敏多变。

    萧雨的速度更是如乘风一般,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种能力。他左攻右杀,不多时已经在多普琉斯身上划开十多条口子,这些伤口虽说都不至于要命,但对对方心理却有很大的震慑。

    而躲在四周观战的人们都被眼前的昏天暗地的激烈战斗场面给震惊住了。只见蓝红相交的光团在夜空中你来我往“叮当”作响,犹如两条蛟龙在空中追逐起舞,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上,那奇快的速度,让观战的人们无法看清两个人如何的出招攻杀,这其中包括拥有骑士称号的格里菲斯,他本以为这支暴动大军中他的武力值最高,但看到这样的战斗,他也只能暗自惊叹了。

    就在这时,只见多普琉斯又斜砍一剑,萧雨一个侧身闪过,然后顺势自多普琉斯的胯下滑行钻过,闪到多普琉斯的背后。萧雨滑行还没有停稳,伸手就去拽多普琉斯的肉翅。

    多普琉斯此时感到了拖拽的疼痛,他肉翅向天上一甩,将萧雨抛向了半空。只此电光火石之间,萧雨看准了多普琉斯露出的破绽,没有丝毫犹豫,挥剑自上而下劈将下去。

    多普琉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自己右肩后的肉翅已经被萧雨砍掉了。

    那支被砍掉的肉翅并没有像先前被撕成两半的罗伊斯特那样又重新拼接回来,而是落地扑扇了几下,慢慢萎缩,最后竟然化为一滩浓水,发出刺鼻的腥臭。

    这让萧雨惊讶不已。没想到兰凯家世代相传的风言剑居然是这么一把除魔利刃。

    看到自己的翅膀被砍掉后的惨状,多普琉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同时也愤怒到了极点,他仰头大吼,他似乎要用那尖利刺耳的声音去震慑萧雨。

    萧雨已经渐渐地掌握了风言剑的使用技巧,此刻的他对眼前的怪物再没有了畏惧之感,反而多了一份同情,至于这份同情的源头萧雨自己也说不清楚,好似来自他心底深处一般。

    “让我杀了你!不然你就杀了我!”多普琉斯狂吼着。

    萧雨心头一阵酸楚,反而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要杀生的念头,哪怕对方是个魔鬼。

    “为什么两个人非要你杀我,我杀你的。只要你投降,保证不再与我们为敌,不欺压伤害无辜的人,我可以不杀你。让你走,能活着多好!”萧雨轻描淡写的说着。

    “哈哈哈.......在三万年前、我在与你的祖先战斗时,他们可从来没有你这样的好心肠,他们对我以及我的家族可胃是赶尽杀绝的。”多普琉斯惨笑着说,那张丑恶的脸孔变得苍凉,虽然依旧丑陋但不再那么让人厌恶了。

    “那是他们,不是我。我相信人都是在发展中前行的,如果我的祖先有不对的地方,我替他们道歉吧!我不知道旧日神明们的战斗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此刻的我不想与任何人为敌。”萧雨说。

    “如果你的先祖们有你的胸襟,也许此刻你的面前就不会有我这个敌人了。”多普琉斯默默地说,他不得不承认,他与凯兰家族数万年来的仇恨而引来的攻杀大多数都是以他的失败而告终,一次次的失败均因为那把风言剑,而每次的失败都让他对兰凯家族的仇恨增添一分。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青年却让他怎么都恨不起来了,此刻他也累了,三万年的煎熬让他已经厌倦了一切。

    “那你可以不做我的敌人!”萧雨走上前去,他想要与眼前那丑陋如魔鬼一般的幽魂握手言和。

    “不要靠近我,伪善的凯兰!”多普琉斯突然眼冒怒火,挥起长剑阻拦着萧雨的靠近。

    “或者那个隆多家的孩子说的正确,我只是被黑暗神欺骗了……”多普琉斯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莫名的悲伤,“但如果不是自私贪婪作祟,对权利的无限欲望,黑暗神怎么会盯上我呢?让我成为一个长相如此丑恶的恶魔!让我失去了昔日所拥有的一切,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千万年来我只是游离在生死边缘的孤魂。却被黑暗神一次次的将我的灵魂放逐到一些更加邪恶的人的躯体里去,那份痛苦与悲哀谁人真的理解?”

    萧雨沉默无言,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当同情还是憎恶眼前的孤魂野鬼。人们也渐渐地从隐蔽的四周慢慢走了出来,围了过来人,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人们等待的只有黎明。

    “兰凯家的孩子,如果你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勇士,请你用你手中的风言剑将我罪恶的头颅砍下,我已经受够了被黑暗神利用的滋味。”多普琉斯坐在地上用恳求的语调说。

    萧雨手持风言剑的那只手有些颤抖,他从未想过要去砍任何人的脑袋,哪怕是眼前的这个不知道能不能算做是人的家伙。他闭上眼睛,希望能再次得到大地之母莉丝的启示。无论他如何呼唤,莉丝再也没有显灵。

    “萧雨,你太心慈手软了……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吧!”一个粗狂的声音传进了萧雨的耳中,萧雨能辨认出那是格里菲斯的声音。

    萧雨抬头向人群望去,格里菲斯已经站了出来,而人群中已经可是了窃窃私语。

    “你没有与我作战的勇气,在你朋友身处危难时,也不敢伸出援手,你不配用你那胆小鬼的手挥动砍刀。”多普琉斯向自告奋勇的格里菲斯蔑视地怒吼道。

    格里菲斯被多普琉斯的训斥之后,木立当场,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脸面发烫,不知是进是退。人们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最后还是看向了萧雨。

    萧雨此刻眼神中充满了矛盾,他看向了多普琉斯,那张丑恶的脸庞写着的更多是恳求。他又望向了路卡,路卡的眼神已经迷离,但也在眨动,他还活着。

    萧雨走到路卡身边,将路卡扶在自己的怀里,他闭上眼,用尽全身的力量为路卡医治创伤。路卡伤得很重,过了很久路卡才能缓缓说话,眼神也变得平和了下来。

    “萧雨,对于多普琉斯来说,结束对于他而言才是最大的仁慈。”路卡对萧雨轻声说。

    萧雨默然片刻。

    “恩,我明白了.....”萧雨默默地点头。他望向了多普琉斯,那是一张充满期待的脸庞,眼神不再狰狞,更多的是一份平和,一份感激。

    萧雨长舒了一口气,望向远天,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已经由深变淡,这时已近黎明了。

    (本章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