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无双_ 101.第 101 章-

时间:2021-04-07 19: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梦溪石小说无双 101.第 101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因她张口欲说, 乔仙与长孙自然走近一些,但妙娘子却忽然抬起双袖,两道细小袖箭从袖中射出,箭头乌黑泛蓝,无疑淬了剧毒。

    两人大吃一惊, 闪身躲避, 长孙反应极快, 手中一粒佛珠弹出,意图阻住妙娘子片刻,但后者的速度却比他想象得还要快,身形倏然一飘,就从原地消失,眨眼工夫已经落在几尺之外。

    “拦住她!”乔仙大急。

    无须她说, 长孙菩提也已提气纵身追过去, 他一掌拍出,几乎用尽全力, 妙娘子正背对着他往前掠去,后背空门大开, 毫不设防, 被长孙这蕴含了十成功力的掌风一刮, 居然没有倒地,仅仅只是晃了晃, 便又往前掠走。

    长孙一击不成, 再要提气去追, 已然失了先机,对方很快就失去身影。

    “怎么回事!”乔仙很快赶过来。

    这一切发生不过须臾之间,两人根本没料到本已到手煮熟的鸭子居然还会飞掉。

    “她刚才隐瞒了实力。”长孙沉声道,在对方生生受住他一掌时,他就已经想到了原因。

    “不可能!”乔仙想也不想道,“若果如此,她为何打不过刺客?”

    “原因有二,一者她知道我们在,想试探我们是哪一方人马,知道我们是来救她的,更加有恃无恐,二者我们可以谈条件,说明并非滥杀之人,她更有余力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长孙难得话多,但乔仙宁愿他寡言,起码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一条重要线索跑掉。

    这妙娘子一跑,再想找到,就难上加难了。

    “现在只能先请示尊使了。”乔仙道。

    长孙沉默不语,因为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他道:“她方才受我一掌,虽然逃脱,必然也受了重伤。”

    乔仙会意:“即便想要乔装蒙混出城,恐怕也不容易,但想要调动城卫捕役搜查,势必得亮明身份,惊动解剑府的人,影响到尊使的布局。”

    长孙菩提却道:“不会。”

    乔仙蹙眉:“为何?”

    长孙菩提:“我听说,沙钵略座下第一高手佛耳,也到了,想必是冲着尊使去的。”

    他们自然还不知道,就在今晚,刚刚,佛耳才与凤霄交过一次手。

    乔仙一凛:“那我们得去保护尊使!”

    长孙菩提:“不必,有解剑府在,尊使应该无碍,但佛耳来到,阿波那边的人应该也到了。正事要紧,我们无暇再去给解剑府搅局添乱了。”

    乔仙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解剑府与左月局向来各司其职,这次同样也是,崔不去带着左月局中人来到六工城,自然不是为了专门来给解剑府添堵拖后腿,而是另有要事,只不过听说于阗使者被杀,天池玉胆失窃之后,崔不去才改变了主意,决定顺道绊一绊凤霄查案的脚步,若能因此让左月局更快找到玉胆,那自然又平添一桩功劳。

    但是现在,佛耳的出现,表明情况有了变化,正事当先,玉胆的事情可以放一放,妙娘子虽然跑了,但这也是一条线索,与其让解剑府的人无头苍蝇似地乱转,崔不去肯定会选择拿来交换条件,有限度地与凤霄合作。

    长孙菩提言下之意,以崔不去的精明,左月局必定不会吃亏。

    乔仙点点头:“那我这就去让人给尊使递话。”

    长孙菩提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丝乌云飘来,遮住明亮的圆月。

    他们头顶一下子暗了不少。

    二人早有默契,无须多余废话,便分道扬镳,各自往相反方向离去。

    ……

    这世上能伤到凤霄的人不多,崔不去作为一个完全不会武功,也未必有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竟然完成了这样一个高难度的任务,裴惊蛰表示大开眼界。

    凤霄可以不管崔不去肚子饿不饿,但他无法忍受自己带着一身秽物去查案,于是最终只能裴惊蛰先行一步,去卢家查探,他自己则带着崔不去回秋山别院更衣。

    这一路上,凤霄脚程如飞,几乎是用上了毕生功力在往回处赶,估计刚才跟佛耳交手都没这么拼过。

    打更的只觉迎面黑影扑来,还未看清楚,狂风已经擦过面颊,扬长而去,弄得他大惊失色,以为夜路走多见鬼了。

    崔不去也没好受到哪里去,他方才被玉秀和尚挟持,先麻了半边肩膀,现在被拽住另一边胳膊狂奔赶路,另外的一半肩膀也快没了知觉。

    但比起这样的处境,能够恶心到凤霄,崔不去仍旧觉得是值得的。

    “崔道长好似很得意啊?”凤霄皮笑肉不笑的声音传来。

    崔不去敛了唇边微微上扬的弧度:“我只是为凤府主高兴,案子又添新线索,说不定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

    凤霄微哼一声,懒得再搭理他。

    但崔不去听出这一声哼里,有好几个意思。

    一是等我换完衣服再跟你算账。

    二是你现在落我手里,还敢蹦跶,简直吃饱了撑的。

    三是我必要整得你死去活来,哭爹喊娘,后悔到人间来走一趟。

    可那又如何?

    崔不去微微挑眉,表示无所畏惧。

    到了秋山别院,凤霄将他一扔,也顾不上多说,就匆匆去沐浴更衣了。

    崔不去身无武功,拖着一具残躯,想跑都跑不远,更何况别院里还有解剑府鹰骑在,凤霄完全不担心他会不自量力到逃跑——崔不去当然不会跑,他回到自己房间,也洗漱了一番,又问侍女要了几样点心。

    眼下灶台早已熄火,重新烧饭得费不少工夫,但点心是现成的,侍女手脚麻利,很快就端过来,顺带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您给的那条线索,乔娘子他们把人给追丢了,让我请示您下一步要怎么做。”

    这名侍女叫棠梨,名字是入了别院之后才被管家改的,原先叫桃娘,配上寻常的面目,毫无让人记忆之处。

    在京中下令让凤霄过来护送于阗使者之后,崔不去就猜到赵县令必然会将这座私家别院拿出来招待凤霄,棠梨也就顺理成章因为家中贫寒被卖入府。

    她原本不是服侍崔不去的,只因照顾崔不去的那个侍女昨日偶发腹痛,上吐下泻至今卧病不起,管家生怕耽误事,这才临时调了安分守己的棠梨过来。

    至于她是本来就安分守己,还是特意让管家看到自己的安分守己,那已经不重要了。

    凤霄跟裴惊蛰忙着查案,几乎不会留意到这样人事变动的小细节,于是棠梨顺利为崔不去送来了乔仙他们这两天得到的消息。

    崔不去面露沉思,苍冷月光映在他侧面,竟有些近似透明的剔透感。

    棠梨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

    这座别院的客人虽然容貌风采举世无双,但比起百鸟朝凤的华丽璀璨,她反倒觉得崔尊使这样的人看起来更悦目舒适。

    只是脸色未免也过于难看了些。

    “您是不是受伤了,属下去拿些药来?”棠梨问道。

    崔不去:“你懂推拿吗?我两边肩膀都有些脱力。”

    棠梨:“属下试试。”

    她走到崔不去身后,试着按压对方穴道,便听见对方轻轻嘶了一声。

    “您这应该是筋肉拉伤了,于骨头无碍,属下给您推的时候会有些痛。”

    “只管施为便是,忍痛我素来在行。”崔不去自嘲道,语气轻松。

    棠梨见状不再犹豫,开始伸手为崔不去按捏肩膀,一边继续向他汇报。

    当她说到妙娘子跟乔仙他们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之后,发现乔仙长孙听不懂,又马上换成汉话时,崔不去喊停。

    “那句话怎么说,她教你没有?”

    “教了。”棠梨点点头,能入左月局的人都不一般,能被派到这里来的人更不一般,她当下就将妙娘子那句话给模仿一遍,虽然中间隔了个乔仙,但居然还有八|九分相似。

    崔不去陡然坐直身体,就连棠梨失手加重力道带来的疼痛也顾不上了。

    “尊使?”

    “这是高句丽话。”崔不去道,“那个秦妙语,是高句丽人,而且天池玉胆,肯定就在她身上。”

    为何会如此认为?

    棠梨很疑惑,但她没有问下去,因为崔不去的推测总是有原因的,而不该她过问的事情,她从来不会主动去问。

    果然崔不去没有继续说话,那头凤霄已经沐浴更衣完毕派人过来催促了,崔不去吃了几块点心,肩膀也被按得松快不少,当下便起身朝凤霄那边而去。

    凤霄的脸色并没有因为换一身衣服就变好。

    他手里拿着一封信笺和一块令牌,信上寥寥几句,只道裴惊蛰已被劫持,让凤霄亲往城外胡杨林要人,令牌则是解剑府的令牌,裴惊蛰素来随身携带,如今令牌丢失,证明对方并非空口白话。

    很明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对方的目的并非裴惊蛰,而是凤霄,更有可能是天池玉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凤霄忍不住骂了一声。

    “佛耳?”崔不去揣测道。

    “也许。”他手指一揉,那封信立时化为齑粉,随风四散。

    崔不去:“你打算去?”

    凤霄:“不然呢?”

    崔不去讶异:“凤府主不像这么重情重义的人啊,居然会在乎一名属下的性命!”

    凤霄:“他父亲曾救过我。”

    崔不去摇摇头:“那也不像你的为人。”

    凤霄:“那在你看来,我应该怎样做?”

    崔不去:“回信一封,爱杀就杀。”

    “声音可还阴柔?”

    崔不去:“除苍老之外,无甚特别。”

    凤霄叹道:“崔道长一表人才,智谋无双,可惜上头还压着个人,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处处受人掣肘,终究是不如自己作主来得痛快啊!”

    两人身处如此环境,仍不忘互怼。

    崔不去:“可不是吗,就跟凤郎君一样,上面也有个刑部尚书。”

    凤霄笑道:“刑部尚书形同虚设,说到底,我这解剑府,与左月局终究不同,皇后固然与天子并称二圣,但说到底,这天下还是一个人的,你在那个人手底下,跟在那个人的妻子手底下,终究有所不同。依我看,你那副使,不当也罢,不如到解剑府来,我予你四府主之位,又许你生杀予夺之特权,但凡左月局能给你的,解剑府能给你,左月局给不了你的,解剑府也能给你。”

    崔不去奇道:“我既然是左月副使,在解剑府也要在你之下,你能给我的,与左月局有何不同?”

    凤霄:“那自然不同,一个糟老头子挡在你前面,怎如我这般风姿卓越天纵奇才来得赏心悦目?”

    崔不去:……

    凤霄:“你日日看着我,心情也会变好,心情既好,身体自然不药而愈,这难道不是大大的好处?”

    崔不去沉默片刻,忽然道:“凤二府主,你的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凤霄挑眉:“那是自然,你如今才意识到么?”

    崔不去诚恳道:“但你也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之人。”

    凤霄哈哈一笑:“天下间能成大事者,岂有面薄如纸的?所谓颜面,只会作茧自缚,令自己寸步难行,单是看那佛耳,明明打不过我,还非要说是我不专心,自己给自己一个台阶,就足见此人过分爱惜名声,无论在武道还是在富贵权力追求上,都很难达到巅峰。沙钵略座下若只有这么些人,恐怕也难成大事。”

    崔不去道:“据我所知,佛耳虽然号称突厥第一高手,但近年来,突厥高手辈出,已经故去的狐鹿估暂且不提,东突厥的处罗侯自己就是不世出的高手,还有阿波可汗座下,也有一个叫耶楼和的人,貌若女子,武功却极为狠辣,路数不同寻常,这些人都是不可小觑的强……”

    凤霄正听得认真,就听见敌字还未说完,对方已经咳嗽起来。

    虽然崔不去捂住嘴巴,但咳嗽声依旧从指缝里流泻出来,很快就压抑不住,越发剧烈,如果不是两个云海十三楼的人被凤霄放倒,现在他们肯定早已被发现了行踪。

    伴随着咳嗽,噬骨般一抽一抽的痛楚开始从体内某一点扩散开去,很快就蔓延到全身各处,从指尖到五脏六腑,乃至太阳穴都开始发疼,这是奈何香发作时的症状,而他身体本身的虚弱则加重了这种情况,以至于每次毒发时都需要忍受比常人更多几倍的痛楚。

    但即使是如此,崔不去居然也没有发出咳嗽声以外的呻|吟或痛呼。

    解剑府不是没有对人用过奈何香,凤霄就曾亲眼见过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奈何香的折磨下痛哭流涕,有问必答,意志彻底崩溃,就算最后解了毒,心志也已耗损大半,身体慢慢也跟着被拖垮了,不是废人,胜似废人。

    但没有半点武功的崔不去,毒伤在身,却还能跟着他跑遍大半个六工城,忍到此时方才发作。

    说到底,对方是左月局的人,不是势不两立的敌人,用奈何香来对付他,是不是过了一点?

    生平头一回,凤霄凤二府主自我反省了那么几息的工夫。

    但他很快就将这种无用的情绪推翻,并且认为是自己同样中毒受伤,才会同病相怜。

    “我身上还有奈何香。”他对崔不去道。

    “……不需要。”崔不去将身体缩作一团,减少受寒,以此汲取更多的暖意。

    奈何香没有解药,唯一的解药就是自己熬过这无尽漫长的痛苦,让毒性自行消失,排出体外,练武之人可以用内力将毒性暂时压制住,另外一种缓解的办法则是以毒攻毒,用奈何香将毒性压下去,虽然压制过后,下一次发作必然会引发更强烈的痛苦,但中毒之人往往都会饮鸩止渴,都宁可追求眼前一时的安宁,选择性忽略更长远的危害。

    凤霄不以为然:“洞中阴冷潮湿,你本来也已疲惫不堪,发作起来会比以往更强烈,识时务者为俊杰,下次毒发你尽可待在暖玉温香之地,总比现在舒服多了。”

    崔不去只觉额头越来越热,意识开始陷入混沌,连带对方的声音,也仿佛隔了一层,不甚明晰。

    “只要踏出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想要彻底解决,最好的法子就是连第一步都不要踏出去。”他双眼紧闭,眉头紧皱,与那无休止的疼痛作抗衡,犹能自嘲一笑。“比这更大的痛苦我都受过,这已经……不算什么。”

    凤霄眉头微挑,正想细问,却听见外头呜呜作响,本已转小的风声忽而又大了起来,夹着雨雪从洞外泼入,霎时一阵冰冷刺骨,一张嘴就是一大口冷风灌入,立马牵动肩膀上的毒伤,他也跟着咳嗽起来。

    咳嗽一开始,好像就再也停不下来,长夜漫漫,两人各占一块地方,咳嗽声此起彼伏,倒像是在一唱一和。

    虎落平阳被犬欺,只差外面再来上一声狼嚎了。

    这个念头刚起,仿佛为了应和他,凤霄还真听见风雪之中的山崖上隐隐有狼嚎传来。

    他抽了抽嘴角,看向咫尺之距的崔不去。

    凤霄:“喂。”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